产品展示

記者親自“入廠” 分析調查皮具工廠為何招工難

工廠午休時間,工人三五成群或打牌或閑聊。

打工鞋廠生產線上的年輕工人們。

一年前,南方日報記者以 普通農民工 的身份,在東莞求職應聘,順利進入一傢制衣廠和一傢玩具廠,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一周,管窺他們的生存、困惑和迷茫的未來。

當時的報道《東莞打工周記》引起瞭汪洋書記的關註。他說: 南方日報的這個報道給我們一個啟發,面對新一代農民工,在管理上要有所改變。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轉型升級、減少用工、提高產品的附加值。不靠拼汗水,而是靠拼技術、拼知識。若再靠拼勞動力,管理難度會越來越大,社會矛盾會越來越多、掙錢也會越來越少。要下決心去轉型升級。

一年來,關於東莞轉型升級,又發生瞭很多故事和不少傳言,甚至成為全球關註的熱點。東莞普通工廠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是否發生瞭什麼大的變化?

為瞭解真實的東莞轉型升級,近日南方日報記者再次以 普通農民工 的身份,隨機進入一傢鞋廠,再次與工人們一起體驗東莞工廠一年來所發生的變化與不變,努力還原東莞轉型真實的一面。

●文/圖 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張婧 東莞厚街報道 策劃統籌 胡念飛

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進入工廠,成為流水線上一名真正的工人。在鞋廠打工的一周裡,我體驗瞭他們辛勞的工作,感觸他們對現實的無奈,也從細微之處,感受到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東莞這座著名的加工貿易之城所經歷的艱難蛻變。

找工

玩具廠、鞋廠、服裝廠、皮具廠、電子廠、印刷廠 看上去這裡所有的企業似乎都缺人

凤凰网注册登录页面
9月7日,到東莞的第一天。為瞭找工作,我坐上瞭一輛公交,在厚街鎮四處轉悠。

急招:針車熟練工2名;課長助理1名;普工若幹名。工資待遇2000元-2500元/月。 這樣的招工紅榜,在厚街鎮遍地開花。繁華街區路邊,有些企業沿街擺起瞭招聘攤,但找工作的寥寥無幾;還有許多工廠幹脆將招工廣告擺在瞭門口。

玩具廠、鞋廠、服裝廠、皮具廠、電子廠、印刷廠 看上去這裡所有的企業似乎都缺人。 人難招啊,昨天招瞭3個,結果隻有2個去廠裡報到。 一傢服裝廠的招工人員對前來找工作的記者訴苦, 招工難也不是一天兩天瞭,企業也有些習慣瞭。 這似乎印證瞭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此前的統計,廣東企業用工缺口40萬-50萬人已屬常態。

轉瞭一圈之後,我將目標鎖定在瞭鞋廠。在東莞的工業版圖之上,鞋業一直都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許多高檔名牌鞋都出自於被譽為 世界鞋都 的東莞。

厚街的赤嶺工業區有好幾傢著名鞋廠,綠洲、力凱都是在東莞鞋業叱吒風雲過的企業。

9月7日下午,在赤嶺公園和中豪購物廣場附近,綠洲的招聘攤位聲勢浩大,前來接新員工的面包車1個小時內來回走瞭兩趟。但各個招工攤前,招工的人都在三三兩兩地聊天,幾乎無人應聘。

不會電腦、高中畢業 的我四處 面試 ,最終順利地進入瞭力凱鞋廠,成為一名普通工人。這天包括我在內,力凱 幸運地 招到瞭3名員工。

利用周末兩天時間,我搬進瞭工廠宿舍,辦理瞭體檢、簽合同等入廠手續,也參觀瞭即將工作的車間。

9月10日,我正式開始瞭打工生活。

挺住

經歷縮小規模的陣痛,但最終挺過瞭金融風暴,訂單排到明年,每天加班都做不完

在力凱鞋廠,工人們每周要工作六天,每天11個小時:早上7時半到12時,下午1時半到5時半,晚上6時半到9時。

對工人而言,加班是工資的保證,如果不加班,一個月到手隻有1000元出頭。

我被分到瞭成型二組,與其他兩位工友 亮叔、肖何一起負責包裝。

一雙新鞋從品管站傳送到包裝站,首先由我掛上附贈的鞋帶,亮叔核對碼數,在鞋盒上貼上相應條形碼,肖何包裝入盒、裝箱。

這項工作看上去並不復雜,但一整天裡我們一共要包裝近900雙鞋,平均每3分鐘內必須包裝好4雙鞋。最讓人害怕的是 一大波新鞋正在接近中 ,新鞋永無止境地到來,我們必須如豌豆射手般 不知疲倦 ,包裝一雙 消滅 一雙。

即使流水線上沒有新鞋傳過來時,也要不停地折鞋盒、系鞋帶,在這11個小時裡,幾乎沒有任何可偷懶的時間。

力凱代工的是 新百倫 慢跑鞋,是全美第二、全球第三大運動品牌。工人們親切地稱呼手中的鞋為 NB鞋 ,他們清楚地知道手中的鞋都是銷往美國、英國、日本等海外地區,也知道其價格不菲。

不比耐克便宜,一雙要四五百吧,上月巴拿馬的貨已經做好瞭,但貨款一直沒打過來,結果鞋全壓在瞭我們倉庫。 說起這些即將漂洋過海的鞋,運輸工李揚頗有點自豪。

自2008年開始,在金融風暴的重壓之下,東莞一批實力欠佳的中小型鞋廠,由於訂單不足、利潤不高開始逐漸倒閉。

在工廠工作瞭六年的陳阿姨告訴我,力凱的臺灣老板在2008年前後,逐漸關掉瞭旗下另外兩傢工廠 力祥和力展,而力凱即將要倒閉的傳言也一度甚囂塵上。

陳阿姨也曾有過擔心,自己會不會與力祥、力展的一些工人一樣被裁員。力凱憑借與新百倫長期的密切合作,雖然也經歷瞭縮小規模的陣痛,但最終挺過瞭金融風暴。

我們廠到底會不會倒?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身邊的工友都很樂觀, 怎麼會倒呢?訂單都排到明年瞭,每天加班都有做不完的鞋。

車間石主管告訴我,每生產出一雙鞋,成二組31人一共能賺3.26元,也就是說,每人每雙鞋能賺1毛多。按一天900雙左右的產量,每人每天工資近90元。

留人

對於現在的工廠,每一個工人都很珍貴,怎樣才能留住工人,已是工廠必做的功課

2008年之前,要進力凱工作沒那麼容易,沒有熟人的介紹,幾乎進不來。廠裡的工人大部分是四川籍,如果不是四川人,想進力凱更是難上加難。但如今,力凱要留住工人並不容易。

90後 小燕從一傢皮具廠辭工後,邊玩邊 挑 廠近一個月。她與我本在同一天被招進廠,周一卻沒有來車間報到,後來她告訴我,她又挑中瞭另一傢電子廠。

最近一項調查表明,新生代農民工平均每人每年換工作0.45次,而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老一代農民工僅為0.08次,新生代農民工跳槽頻率是其父兄輩的近6倍。

在亮叔看來,老一輩農民工幾乎不挑工作,給什麼做什麼,而現在的年輕人什麼都挑,挑工資、挑環境、挑平臺

在車間石主管的眼中,與2008年之前相比,他更樂意招年長的工人,因為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 漂浮 ,總是做不瞭多久就會離開,而工作效率卻與年長工人相差無幾。但面臨缺人的現狀,工廠並沒有太多選擇的權利。

隨著企業轉型升級,勞動密集型企業向中西部轉移,也讓許多農民工可以在傢門口 打工 ,鞋業也不例外。

亞洲鞋業協會2007年做過的一項調查顯示,珠三角已經有超過一半鞋企到廣東兩翼和內地新設生產線,或將訂單交給內地工廠代工。

力凱的工人中,也有不少人回到瞭傢鄉,來自四川成都的張姐就是其中一員,2009年離開工作多年的力凱後,憑借積攢下的針車經驗,她在成都順利找到瞭一份合適的工作。

但大規模的返鄉潮似乎並沒有出現,力凱廠裡的四川人絕大多數都還在流水線上默默凤凰时时彩平台注册工作,他們的親朋好友中,回去的人也隻是極少數。

據東莞市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提供的數據,截至今年7月底該市用工備案總數為349.9萬人,較2011年底增加瞭5.1萬人。在東莞的湘籍勞動力流動情況也並不明顯,略微增長瞭7000人。

對於常年在外打工的老一輩農民工來說,他們對廣東有著更深的眷戀。亮叔的傢鄉在四川南充,他妻子在廣州花都打工,回老傢對他們而言意味著找不到工作。他們的 傢 在虎門鎮,那裡有一套已經租瞭十幾年的房子。

我本來也想把房子退掉,但老婆舍不得,街坊鄰居都熟悉,感覺是個傢瞭。 亮叔說。

2008年,與力凱同一個老板的力祥鞋廠,因多年來不買社保、改簽勞動合同抹去工齡被千名工人集體 討說法 。而今我進力凱時,人力部門明確告訴我,廠方會為我買 五險 ,並且住宿、吃飯廠方都有補貼。

每天中午,下班時間一到,大傢小跑著從車間奔向食堂。雖然最貴的6.5元套餐裡,三個菜幾乎都是素,難找到一點肉,但 吃滿100元補42元,吃滿150元補62元 的福利政策讓很多人還是選擇瞭食堂。

16歲的小不點每個月在食堂花100元,就可以解決午餐。相比在廠外買5元盒飯,還是要劃算一些。新入廠的當天,我拿到瞭我的飯卡,裡面已經有60元錢,這是廠方對新人的照顧。第一個月內,我的飯卡會陸續充進240元。

除瞭吃飯,住宿上也有一定的補貼,工人若選擇在宿舍住,不僅不要錢,每天工廠還會補貼2元。這在2008年前,讓工人想都不敢想。那時候宿舍人滿為患,別說工廠給錢,讓工人自己一天掏2元住,都有許多人願意。

宿舍樓的第一層是小商店、食堂、娛樂室,第二層至第六層是員工宿舍,其中五六層是專門設置的 夫妻房 。

在普通宿舍內共有6張鐵架高低床,僅有的電器就是日光燈和吊扇,宿舍內沒有任何插頭。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間專門的手機充電房,這裡是唯一可插電的地方。公共浴室、廁所、洗衣間在整層樓的中間部位,晚上提供熱水。

很多工人還是覺得宿舍很不方便,因此真正住在工廠的人不多。我來之前,24歲已為人母的麗麗已經在433室單獨住瞭近半年,其他每個宿舍大概也隻有兩三人。

隔壁宿舍的貴州女孩翠翠還是覺得住在宿舍好。在 住在外面,每個月要花掉兩三百元,宿舍的條件雖然差瞭些,但是有免費的熱水,還不用自己花錢。

這些福利讓我覺得很驚訝,翠翠卻說食宿已經是很多工廠的基本福利,還有些工廠為瞭留住工人,會給工人過生日,辦籃球賽,提供帶薪年假,算工齡,甚至專門設幼兒園。

追求

更大的廠區、更多的工人曾是產能的保證,經歷規模縮減後,工廠更註重效率

肖何,包快點!

年輕人出手要利落,動作要快,不要像個老人傢,慢吞吞一點朝氣也沒有。

我的第一個加班晚上,亮叔說瞭許多對現在年輕工人的看法。在他眼中, 90後 的孩子愛 耍滑頭 ,四處偷懶。

同樣被老工人們認為 愛偷懶 的還有18歲的李揚,同組的陳阿姨對年輕人很寬容, 他們還年輕,玩性大。都跟我小孩差不多大,他們偷懶就偷會,我們多做點沒事。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如同陳阿姨一樣寬容。在工廠工作的第五天,一大早組長就把成二組成員召集起來,訓斥瞭一頓: 410型,3500雙,看看你們做瞭幾天瞭!組裡有些喜歡偷懶、瞎晃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隻是不講。今天上午10點前,必須把所有410鞋出完,不出完大傢都準備加班!

410是NB鞋中的一款女式慢跑鞋,以藍黑、桃紅色為主色調。這雙鞋已經在流水線上傳送瞭兩天,但日產量並不能令領導滿意。組長平時都是個和顏悅色的人,突然的發怒讓我有些莫名。工友安慰我: 組長可能也是受到瞭上面的壓力。 這一上午,我們的效率確實提高瞭很多。

2008年以前,出於對產量的要求,力凱一直走的是一種規模擴張的道路,更大的廠區、更多的工人,是產能的保證。但經歷規模的縮減,力凱逐漸更註重效率。

事實上,效率是流水線永遠追求的目標,不僅力凱,其他工廠也是一樣。

李揚媽媽所在的鞋廠比力凱更是如此,同樣是計件工資,她每月能賺三四千元。李揚媽媽所在的小組有45人,每天最低也要出產1500雙鞋。 他們上班不能接電話,每個月還要考核,算個人的工作效率,不達標還要扣錢。

李揚媽媽所在的鞋廠,就是力凱對面的綠洲鞋廠。對於力凱絕大多數工人來說,對面這個 鄰居 ,既令人艷羨,又具神秘色彩。

2004年左右,正是力凱最為輝煌的時刻。此時的力凱員工數量達到2萬人以上,代工的品牌除瞭新百倫之外,還有Kswiss、安踏等。2008年左右,力凱開始逐漸萎縮,從六個廠變為1個廠,人數也由2萬逐漸變成瞭今天的1000左右,代工品牌僅剩下新百倫。

而同樣是2008年,綠洲鞋廠逆市而上,2009年員工人數已經達到1萬,與力凱的萎縮形成鮮明對比。據最新的數據顯示,綠洲預估2012年總出口量會達到1300萬雙,比上年增長400多萬雙。

每天早上7時10分,在赤嶺中豪購物廣場都能看到,綠洲的員工整齊地排成六七隊,等著廠裡的免費大巴接送。而力凱用來接送員工的,隻有兩輛破舊的公交車。

綠洲的員工宿舍比我們的好多瞭,錢也多很多。 工友許雲對綠洲表現出瞭羨慕。但綠洲也許並沒有她想的那麼好。曾經有位在力凱工作過的工友,跑去綠洲工作瞭幾個月,因為受不瞭嚴格的考核管理,而重回力凱。

我與李揚媽媽交流後發現,除嚴格的管理外,綠洲成熟的激勵機制貢獻不小。在綠洲,除工資外,還有技術津貼。員工經考試後得到相應的技術評級,由技術評級決定津貼的多少,例如C級每月就有175元。

通過媒體的報道也許能找到綠洲逆勢而上的秘訣:立足於自主研發、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綠洲鞋業曾以零毛利、甚至負毛利進行研發設計和生產,找到合適的材料後第一時間開發新品,為品牌商服務,增加與品牌商合作中的主動性,讓綠洲受益匪淺。

尾聲

9月15日,我的打工生活正式結束。向石課長辭工後,我收到瞭他的挽留: 在我們工廠不錯的,如果你的新工作還是要去工廠,那沒有意義。如果在外面做得不好,歡迎回來。

當天傍晚,我回到瞭廣州。

(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蹲點手記

企業轉型升級是

整個產業鏈任務

7天時間很短,但我從工人的生活裡看到瞭工廠的轉變,又從工廠的各種轉變中,看到東莞這個城市努力轉身的艱難步履和希望前景。

在去打工之前,我曾設想過各種情況:訂單不足,返鄉潮 工廠舉步維艱。但去之後,發現情況似乎並不是這樣。很多工廠的訂單目前充足,大規模返鄉潮也並未出現,而工廠唯一的煩惱似乎就是人力不足。

企業的發展要依靠工人的進步。

廠裡的年輕人,放棄瞭學業,提早步入瞭現實社會。對比他們的同齡人,他們已經能賺一份不錯的工資。但當老板、賺大錢才是他們的目標,而實現目標的路徑,他們大多沒有想清楚。

從我身邊年輕的工友未來的打算中,可以預測他們即將在不斷的 跳槽 中積攢技術經驗,李揚打算學皮鞋設計、肖何打算 學點技術 ,他們在毫不自知中,逐步從普通工轉向技術工,這也正是未來企業對工人的要求。

另一方面,工人的進步也離不開企業提供的環境,從我瞭解的情況看,絕大多數新一代農民工沒有想過要重回校園學技術,而是選擇在企業裡慢慢成長。

走一步算一步 是很多 90後 的想法,他們對於未來並沒有一個規劃,而成熟一些的 80後 則對於未來充滿著信心。

我們組的組長林成今年隻有24歲,他進廠一年,便成為瞭這條流水線的負責人。對比普通工人,我從未見林成穿過拖鞋,他的裝扮在工廠裡難得的正式:休閑襯衫,休閑西褲,加上休閑皮鞋。

在 90後 的眼中,林成的升遷令人羨慕。年輕的他,在廠裡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當我問他會不會一直在這裡做下去時,他笑著搖搖頭,堅毅的目光透出瞭對未來的自信: 人往高處走。

做一雙鞋要經過很多道工序,裁斷、針車、底加工、成型等,而僅在成型階段,就有16道工序。拆開這16道工序,每個工序中的工人都隻是在做重復簡單的動作。我問過石課長,為什麼不用機器造鞋?石課長笑笑, 力凱也曾想過使用機器造出一雙鞋。

對於未來,企業也有自己美好的願景:創造自主品牌、拿設計專利、發明新工藝、提高附加值 但這些想法,不是一個企業單打獨鬥就能實現的。在已形成的產業鏈條中,企業之間命運與共,企業的進步需要配套工藝的進步,需要設備的更新換代。這不隻是一傢企業的目標,而是整個產業鏈的任務。

 

产品展示

因勞動力成本高箱包等制造業或撤離珠三角

在位於中國廣州西南部的鶴山市,一傢奧地利公司設立瞭一座為歐洲品牌制作高端滑雪服的工廠,格哈德 弗拉茨(GerhardFlatz)是這傢工廠的總經理。弗拉茨現在遇到瞭一個問題。他找不到足夠多的熟練女縫紉工,即便他為技術最好的工人開出瞭1500美元的月薪 這大約是鶴山最低工資水平的8倍。

弗拉茨在視察鶴山工廠期間表示: 中國缺少熟練技術工人。

在走過紙樣間時 他最有才華的員工就在裡面工作 這位有些嘮叨的奧地利人解釋說,他會註意不透露他們的名字,以免被人挖墻腳。

弗拉茨笑著說: 搞得像NSA似的。 他指的是美國最秘密的情報部門 美國國傢安全局(NSA)。

就是靠眾多像鶴山這樣的城市,廣東省如今成瞭 世界工廠 。另一座這樣的城市是深圳 華為(Huawei)和騰訊(Tencent)等公司的總部所在地。

1983年,ChristinaZhang來到深圳的時候,那裡還是一個偏僻的小漁村。鄧小平在深圳設立瞭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如今30年過去瞭,深圳已發展為一座繁華的大都市。

在物流公司PCHInternational工作的ChristinaZhang表示: 當時這裡大部分地方都是稻田。我在深南路上學會瞭騎車。當時那條路上沒有一輛汽車,但現在那已是條交通主幹道。

自鄧小平在1979年啟動經濟改革、創立深圳經濟特區以來,深圳從一凤凰网账号注册個與香港毗鄰的3萬人口的小鎮,逐漸發展為如今的大都市,擁有1000萬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為全中國第一。

深圳、廣州、東莞、佛山以及其他區域城市構成瞭珠江三角洲的核心。人口總數達到5600萬人的珠江三角洲對世界經濟至為關鍵,因為從自行車、牛仔褲、性玩具到iPad,各種產品都在這裡生產。

僅東莞一個城市制造的玩具,就占到聖誕節期間全球玩具總出貨量的30%。東莞市委副書記姚康表示,全球各地消費者穿的運動衫和跑鞋,也分別有20%和10%是在東莞生產的。正如東莞當地人所說: 東莞來一場堵車,全世界都會斷貨。

廣東省不久前的一項估算,突顯出該地區經濟增長的非凡成就:2013年廣東省經濟同比增長瞭8.5%,GDP達到6.33萬億元人民幣(合1.05萬億美元) 這一數字介於韓國和印尼的GDP數字之間。

珠江三角洲之所以能夠如此長期地生產廉價商品,是因為數百萬農民工一直願意去工廠裡工作,制造他們幾乎買不起的產品。在深圳,當地政府已宣佈從2月1日起將最低工資提高13%,至1808元人民幣。盡管深圳的最低工資水平是全中國最高的,但一名工人仍需要拿出兩個月的薪水,才能買得起一臺iPadAir。

但這種體系眼下正面臨壓力,從倫敦的購物者、到廣東的中國年輕人,各式人群都受到瞭影響:招工越來越難、薪資迅速上升、原材料和土地價格一天天上漲、人民幣不斷升值,珠三角地區對制造業的吸引力相對於其他地區的優勢不斷縮小。

珠三角地區顯然面臨勞動力成本上漲的挑戰 廣東的工資水平每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這種局面不太可能發生改變,因為中國在其 十二五 (2011-2015年)規劃中提出瞭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13%的目標,這是中國政府努力刺激消費並降低經濟對投資依賴的舉措之一。

香港聯業制衣(TAL)行政總裁李國權(RogerLee)表示,工人工資在過去5年裡增長瞭一倍。聯業制衣在亞洲建有11個工廠,為數十傢全球品牌生產服裝。2008年,該公司在東莞的服裝廠的生產成本是馬來西亞和泰國工廠的一半,如今這種差距已經消失瞭。

晶苑集團(CrystalGroup)表示,內生成本(包括薪資和人民幣的不斷升值)在過去5年裡增長瞭10%-12%。結果是,該公司被迫將保羅衫和內衣等商品的生產轉移到其他地區。晶苑集團是亞洲最大的制衣公司之一,在東莞有1.1萬名工人。

晶苑集團行政總裁羅正亮(DennisWong)表示: 我們的策略是 在越南或柬埔寨等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地區進行生產。這就是目前我們仍然能生存的原因。

在晶苑集團等公司紛紛將生產轉移到東南亞之際,其他一些公司則轉移到瞭勞動力成本較低的中國內地。箱包制造商新秀麗(Samsonite)將65%的生產外包給中國公司,而近年來它的許多供應商已經搬到瞭位於長江三角洲的上海周邊省份。

新秀麗首席執行官蒂姆 帕克(TimParker)表示: 過去我們有大約80%或90%的合作夥伴是在華南地區,現在我們主要 從華東地區采購。

盡管勞動力成本節節上漲,但對外國公司及其中國本地制造商來說,要想下決心離開珠三角地區並不容易。要在不引起其它成本增加的情況下,創建與珠三角相當的生態系統 從供應商簇群、到直通深圳和香港港口的公路和鐵路基礎設施 非常困難。

畢馬威(KMPG)消費者市場亞洲區總裁尼克?德佈哈姆(NickDebham)表示,對紡織業(打個比方)等行業的制造商而言,將技術含量較低的生產轉移到孟加拉國和柬埔寨等國相對容易一些,盡管那些國傢的工資水平也在不斷上升。但玩具制造業等行業就不那麼容易轉移瞭,因為這些行業的生存依賴集中化的供應商簇群。玩具業大多位於華南地區。

德佈哈姆表示: 我們需要零零散散地安裝非常多的附屬設備,很難把整套設備固定、打包並運出中國。

即便對隻是考慮遷往中國內陸、而非海外的企業來說,決定搬遷也不容易。聯業制衣的李國權表示,自己的公司在5年前做瞭一項調查,結果發現,遷往內地能將勞動力成本降低15%,但內地的基礎設施水平可能不如廣東。

對不容易遷移的制造商來說,一個解決辦法是提高自動化水平。新秀麗的帕克表示,他的許多中國供應商就是這麼幹的。他說,自動化還有很大的空間,許多中國工廠中使用的設備比新秀麗自己在比利時的工廠(打個比方)要簡陋得多。

帕克表示: 在中國 你會發現完全不同的設備,這是勞動力成本相對較低 導致的。隨著勞動力成本上升,這一切都在改變,因此在我們的供應商中,一些更有進取心的工廠為降低勞動力成本,已開始投資購買一些更 精密的縫紉設備。

東莞等地方政府正努力通過提供補貼,來新版凤凰彩票加快企業的自動化進程。東莞市委副書記姚康將大朗針織鎮作為一個成功的典型。他說,大朗鎮的工廠利用政府資金購買瞭4萬臺電腦針織機,可減少20萬名工人。

盡管制造商為解決勞動力成本日益上升的問題絞盡腦汁,但預計這種趨勢仍將繼續惡化,原因有很多。工資日益增長的部分原因在於,地方政府提高瞭最低工資標準,廣東省在其2011-2015年的經濟計劃中就提出瞭最低工資標準增長40%的目標。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在一個供應日益緊張的勞動力市場中,工廠被迫要支付更高工資來吸引工人。

造成工人短缺現象的原因有許多,但主要原因是人口結構因素。由於多年實行計劃生育政策,2012年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15歲至59歲)多年來首次出現下降,至9.37億人,比前一年減少瞭345萬人。

農民工如今在傢鄉省份有瞭更好的工作機會,這加劇瞭珠三角地區勞動力市場供應緊張的局勢。這些新的機會是中央政府出臺政策的結果,這些政策旨在推動內地發展,以縮減內地與沿海富裕地區的收入差距。 西部大開發 戰略為內地省份創造瞭就業機會,對那些過去把孩子留在傢中、去廣東的工廠裡打工的婦女們來說,這種機會尤其具有吸引力。

制造商不得不提高工資水平的另一個原因是,工人們對工作變得越來越挑剔,因為隨著珠三角地區勞動力市場開始變得對工人有利,他們有瞭更多的選擇。與前幾代農民工相比,年輕的工人們也更不願意從事辛苦的工廠工作。

 

产品展示

記者親自“入廠” 分析調查皮具工廠為何招工難

工廠午休時間,工人三五成群或打牌或閑聊。

打工鞋廠生產線上的年輕工人們。

一年前,南方日報記者以 普通農民工 的身份,在東莞求職應聘,順利進入一傢制衣廠和一傢玩具廠,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一周,管窺他們的生存、困惑和迷茫的未來。

當時的報道《東莞打工周記》引起瞭汪洋書記的關註。他說: 南方日報的這個報道給我們一個啟發,面對新一代農民工,在管理上要有所改變。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轉型升級、減少用工、提高產品的附加值。不靠拼汗水,而是靠拼技術、拼知識。若再靠拼勞動力,管理難度會越來越大,社會矛盾會越來越多、掙錢也會越來越少。要下決心去轉型升級。

一年來,關於東莞轉型升級,又發生瞭很多故事和不少傳言,甚至成為全球關註的熱點。東莞普通工廠的真實情況到底如何?是否發生瞭什麼大的變化?

為瞭解真實的東莞轉型升級,近日南方日報記者再次以 普通農民工 的身份,隨機進入一傢鞋廠,再次與工人們一起體驗東莞工廠一年來所發生的變化與不變,努力還原東莞轉型真實的一面。

●文/圖 南方日報見習記者 張婧 東莞厚街報道 策劃統籌 胡念飛

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進入工廠,成為流水線上一名真正的工人。在鞋廠打工的一周裡,我體驗瞭他們辛勞的工作,感觸他們對現實的無奈,也從細微之處,感受到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東莞這座著名的加工貿易之城所經歷的艱難蛻變。

找工

玩具廠、鞋廠、服裝廠、皮具廠、電子廠、印刷廠 看上去這裡所有的企業似乎都缺人

9月7日,到東莞的第一天。為瞭找工作,我坐上瞭一輛公交,在厚街鎮四處轉悠。

急招:針車熟練工2名;課長助理1名;普工若幹名。工資待遇2000元-2500元/月。 這樣的招工紅榜,在厚街鎮遍地開花。繁華街區路邊,有些企業沿街擺起瞭招聘攤,但找工作的寥寥無幾;還有許多工廠幹脆將招工廣告擺在瞭門口。

玩具廠、鞋廠、服裝廠、皮具廠、電子廠、印刷廠 看上去這裡所有的企業似乎都缺人。 人難招啊,昨天招瞭3個,結果隻有2個去廠裡報到。 一傢服裝廠的招工人員對前來找工作的記者訴苦, 招工難也不是一天兩天瞭,企業也有些習慣瞭。 這似乎印證瞭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此前的統計,廣東企業用工缺口40萬-50萬人已屬常態。

轉瞭一圈之後,我將目標鎖定在瞭鞋廠。在東莞的工業版圖之上,鞋業一直都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許多高檔名牌鞋都出自於被譽為 世界鞋都 的東莞。

厚街的赤嶺工業區有好幾傢著名鞋廠,綠洲、力凱都是在東莞鞋業叱吒風雲過的企業。

9月7日下午,在赤嶺公園和中豪購物廣場附近,綠洲的招聘攤位聲勢浩大,前來接新員工的面包車1個小時內來回走瞭兩趟。但各個招工攤前,招工的人都在三三兩兩地聊天,幾乎無人應聘。

不會電腦、高中畢業 的我四處 面試 ,最終順利地進入瞭力凱鞋廠,成為一名普通工人。這天包括我在內,力凱 幸運地 招到瞭3名員工。

利用周末兩天時間,我搬進瞭工廠宿舍,辦理瞭體檢、簽合同等入廠手續,也參觀瞭即將工作的車間。

9月10日,我正式開始瞭打工生活。

挺住

經歷縮小規模的陣痛,但最終挺過瞭金融風暴,訂單排到明年,每天加班都做不完

在力凱鞋廠,工人們每周要工作六天,每天11個小時:早上7時半到12時,下午1時半到5時半,晚上6時半到9時。

對工人而言,加班是工資的保證,如果不加班,一個月到手隻有1000元出頭。

我被分到瞭成型二組,與其他兩位工友 亮叔、肖何一起負責包裝。

一雙新鞋從品管站傳送到包裝站,首先由我掛上附贈的鞋帶,亮叔核對碼數,在鞋盒上貼上相應條形碼,肖何包裝入盒、裝箱。

這項工作看上去並不復雜,但一整天裡我們一共要包裝近900雙鞋,平均每3分鐘內必須包裝好4雙鞋。最讓人害怕的是 一大波新鞋正在接近中 ,新鞋永無止境地到來,我們必須如豌豆射手般 不知疲倦 ,包裝一雙 消滅 一雙。

即使流水線上沒有新鞋傳過來時,也要不停地折鞋盒、系鞋帶,在這11個小時裡,幾乎沒有任何可偷懶的時間。

力凱代工的是 新百倫 慢跑鞋,是全美第二、全球第三大運動品牌。工人們親切地稱呼手中的鞋為 NB鞋 ,他們清楚地知道手中的鞋都是銷往美國、英國、日本等海外地區,也知道其價格不菲。

不比耐克便宜,一雙要四五百吧,上月巴拿馬的貨已經做好瞭,但貨款一直沒打過來,結果鞋全壓在瞭我們倉庫。 說起這些即將漂洋過海的鞋,運輸工李揚頗有點自豪。

自2008年開始,在金融風暴的重壓之下,東莞一批實力欠佳的中小型鞋廠,由於訂單不足、利潤不高開始逐漸倒閉。

在工廠工作瞭六年的陳阿姨告訴我,力凱的臺灣老板在2008年前後,逐漸關掉瞭旗下另外兩傢工廠 力祥和力展,而力凱即將要倒閉的傳言也一度甚囂塵上。

陳阿姨也曾有過擔心,自己會不會與力祥、力展的一些工人一樣被裁員。力凱憑借與新百倫長期的密切合作,雖然也經歷瞭縮小規模的陣痛,但最終挺過瞭金融風暴。

我們廠到底會不會倒? 當我問出這個問題,身邊的工友都很樂觀, 怎麼會倒呢?訂單都排到明年瞭,每天加班都有做不完的鞋。

車間石主管告訴我,每生產出一雙鞋,成二組31人一共能賺3.26元,也就是說,每人每雙鞋能賺1毛多。按一天900雙左右的產量,每人每天工資近90元。

留人

對於現在的工廠,每一個工人都很珍貴,怎樣才能留住工人,已是工廠必做的功課

2008年之前,要進力凱工作沒那麼容易,沒有熟人的介紹,幾乎進不來。廠裡的工人大部分是四川籍,如果不是四川人,想進力凱更是難上加難。但如今,力凱要留住工人並不容易。

90後 小燕從一傢皮具廠辭工後,邊玩邊 挑 廠近一個月。她與我本在同一天被招進廠,周一卻沒有來車間報到,後來她告訴我,她又挑中瞭另一傢電子廠。

最近一項調查表明,新生代農民工平均每人每年換工作0.45次,而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老一代農民工僅為0.08次,新生代農民工跳槽頻率是其父兄輩的近6倍。

在亮叔看來,老一輩農民工幾乎不挑工作,給什麼做什麼,而現在的年輕人什麼都挑,挑工資、挑環境、挑平臺

在車間石主管的眼中,與2008年之前相比,他更樂意招年長的工人,因為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 漂浮 ,總是做不瞭多久就會離開,而工作效率卻與年長工人相差無幾。但面臨缺人的現狀,工廠並沒有太多選擇的權利。

隨著企業轉型升級,勞動密集型企業向中西部轉移,也讓許多農民工可以在傢門口 打工 ,鞋業也不例外。

亞洲鞋業協會2007年做過的一項調查顯示,珠三角已經有超過一半鞋企到廣東兩翼和內地新設生產線,或將訂單交給內地工廠代工。

力凱的工人中,也有不少人回到瞭傢鄉,來自四川成都的張姐就是其中一員,2009年離開工作多年的力凱後,憑借積攢下的針車經驗,她在成都順利找到瞭一份合適的工作。

但大規模的返鄉潮似乎並沒有出現,力凱廠裡的四川人絕大多數都還在流水線上默默工作,他們的親朋好友中,回去的人也隻是極少數。

據東莞市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提供的數據,截至今年7月底該市用工備案總數為349.9萬人,較2011年底增加瞭5.1萬人。在東莞的湘籍勞動力流動情況也並不明顯,略微增長瞭7000人。

對於常年在外打工的老一輩農民工來說,他們對廣東有著更深的眷戀。亮叔的傢鄉在四川南充,他妻子在廣州花都打工,回老傢對他們而言意味著找不到工作。他們的 傢 在虎門鎮,那裡有一套已經租瞭十幾年的房子。

我本來也想把房子退掉,但老婆舍不得,街坊鄰居都熟悉,感覺是個傢瞭。 亮叔說。

2008年,與力凱同一個老板的力祥鞋廠,因多年來不買社保、改簽勞動合同抹去工齡被千名工人集體 討說法 。而今我進力凱時,人力部門明確告訴我,廠方會為我買 五險 ,並且住宿、吃飯廠方都有補貼。

每天中午,下班時間一到,大傢小跑著從車間奔向食堂。雖然最貴的6.5元套餐裡,三個菜幾乎都是素,難找到一點肉,但 吃滿100元補42元,吃滿150元補62元 的福利政策讓很多人還是選擇瞭食堂。

16歲的小不點每個月在食堂花100元,就可以解決午餐。相比在廠外買5元盒飯,還是要劃算一些。新入廠的當天,我拿到瞭我的飯卡,裡面已經有60元錢,這是廠方對新人的照顧。第一個月內,我的飯卡會陸續充進240元。

除瞭吃飯,住宿上也有一定的補貼,工人若選擇在宿舍住,不僅不要錢,每天工廠還會補貼2元。這在2008年前,讓工人想都不敢想。那時候宿舍人滿為患,別說工廠給錢,讓工人自己一天掏2元住,都有許多人願意。

宿舍樓的第一層是小商店、食堂、娛樂室,第二層至第六層是員工宿舍,其中五六層是專門設置的 夫妻房 。

在普通宿舍內共有6張鐵架高低床,僅有的電器就是日光燈和吊扇,宿舍內沒有任何插頭。在走廊的盡頭有一間專門的手機充電房,這裡是唯一可插電的地方。公共浴室、廁所、洗衣間在整層樓的中間部位,晚上提供熱水。

很多工人還是覺得宿舍很不方便,因此真正住在工廠的人不多。我來之前,24歲已為人母的麗麗已經在433室單獨住瞭近半年,其他每個宿舍大概也隻有兩三人。

隔壁宿舍的貴州女孩翠翠還是覺得住在宿舍好。在 住在外面,每個月要花掉兩三百元,宿舍的條件雖然差瞭些,但是有免費的熱水,還不用自己花錢。

這些福利讓我覺得很驚訝,翠翠卻說食宿已經是很多工廠的基本福利,還有些工廠為瞭留住工人,會給工人過生日,辦籃球賽,提供帶薪年假,算工齡,甚至專門設幼兒園。

追求

更大的廠區、更多的工人曾是產能的保證,經歷規模縮減後,工廠更註重效率

肖何,包快點!

年輕人出手要利落,動作要快,不要像個老人傢,慢吞吞一點朝氣也沒有。

我的第一個加班晚上,亮叔說瞭許多對現在年輕工人的看法。在他眼中, 90後 的孩子愛 耍滑頭 ,四處偷懶。

同樣被老工人們認為 愛偷懶 的還有18歲的李揚,同組的陳阿姨對年輕人很寬容, 他們還年輕,玩性大。都跟我小孩差不多大,他們偷懶就偷會,我們多做點沒事。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如同陳阿姨一樣寬容。在工廠工作的第五天,一大早組長就把成二組成員召集起來,訓斥瞭一頓: 410型,3500雙,看看你們做瞭幾天瞭!組裡有些喜歡偷懶、瞎晃的人,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我隻是不講。今天上午10點前,必須把所有410鞋出完,不出完大傢都準備加班!

410是NB鞋中的一款女式慢跑鞋,以藍黑、桃紅色為主色調。這雙鞋已經在流水線上傳送瞭兩天,但日產量並不能令領導滿意。組長平時都是個和顏悅色的人,突然的發怒讓我有些莫名。工友安慰我: 組長可能也是受到瞭上面的壓力。 這一上午,我們的效率確實提高瞭很多。

2008年以前,出於對產量的要求,力凱一直走的是一種規模擴張的道路,更大的廠區、更多的工人,是產能的保證。但經歷規模的縮減,力凱逐漸更註重效率。

事實上,效率是流水線永遠追求的目標,不僅力凱,其他工廠也是一樣。

李揚媽媽所在的鞋廠比力凱更是如此,同樣是計件工資,她每月能賺三四千元。李揚媽媽所在的小組有45人,每天最低也要出產1500雙鞋。 他們上班不能接電話,每個月還要考核,算個人的工作效率,不達標還要扣錢。

李揚媽媽所在的鞋廠,就是力凱對面的綠洲鞋廠。對於力凱絕大多數工人來說,對面這個 鄰居 ,既令人艷羨,又具神秘色彩。

2004年左右,正是力凱最為輝煌的時刻。此時的力凱員工數量達到2萬人以上,代工的品牌除瞭新百倫之外,還有Kswiss、安踏等。2008年左右,力凱開始逐漸萎縮,從六個廠變為1個廠,人數也由2萬逐漸變成瞭今天的1000左右,代工品牌僅剩下新百倫。

而同樣是2008年,綠洲鞋廠逆市而上,2009年員工人數已經達到1萬,與力凱的萎縮形成鮮明對比。據最新的數據顯示,綠洲預估2012年總出口量會達到1300萬雙,比上年增長400多萬雙。

每天早上7時10分,在赤嶺中豪購物廣場都能看到,綠洲的員工整齊地排成六七隊,等著廠裡的免費大巴接送。而力凱用來接送員工的,隻有兩輛破舊的公交車。

綠洲的員工宿舍比我們的好多瞭,錢也多很多。 工友許雲對綠洲表現出瞭羨慕。但綠洲也許並沒有她想的那麼好。曾經有位在力凱工作過的工友,跑去綠洲工作瞭幾個月,因為受不瞭嚴格的考核管理,而重回力凱。

我與李揚媽媽交流後發現,除嚴格的管理外,綠洲成熟的激勵機制貢獻不小。在綠洲,除工資外,還有技術津貼。員工經考試後得到相應的技術評級,由技術評級決定津貼的多少,例如C級每月就有175元。

通過媒體的報道也許能找到綠洲逆勢而上的秘訣:立足於自主研發、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綠洲鞋業曾以零毛利、甚至負毛利進行研發設計和生產,找到合適的材料後第一時間開發新品,為品牌商服務,增加與品牌商合作中的主動性,讓綠洲受益匪淺。

尾聲

9月15日,我的打工生活正式結束。向石課長辭工後,我收到瞭他的挽留: 在我們工廠不錯的,如果你的新工作還是要去工廠,那沒有意義。如果在外面做得不好,歡迎回來。

當天傍晚,我回到瞭廣州。

(文中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蹲點手記

企業轉型升級是

整個產業鏈任務

7天時間很短,但我從工人的生活裡看到瞭工廠的轉變,又從工廠的各種轉變中,看到東莞這個城市努力轉身的艱難步履和希望前景。

在去打工之前,我曾設想過各種情況:訂單不足,返鄉潮 工廠舉步維艱。但去之後,發現情況似乎並不是這樣。很多工廠的訂單目前充足,大規模返鄉潮也並未出現,而工廠唯一的煩惱似乎就是人力不足。

企業的發展要依靠工人的進步。

廠裡的年輕人,放棄瞭學業,提早步入瞭現實社會。對比他們的同齡人,他們已經能賺一份不錯的工資。但當老板、賺大錢才是他們的目標,而實現目標的路徑,他們大多沒有想清楚。

從我身邊年輕的工友未來的打算中,可以預測他們即將在不斷的 跳槽 中積攢技術經驗,李揚打算學皮鞋設計、肖何打算 學點技術 ,他們在毫不自知中,逐步從普通工轉向技術工,這也正是未來企業對工人的要求。

另一方面,工人的進步也離不開企業提供的環境,從我瞭解的情況看,絕大多數新一代農民工沒有想過要重回校園學技術,而是選擇在企業裡慢慢成長。

走一步算一步 是很多 90後 的想法,他們對於未來並沒有一個規劃,而成熟一些的 80後 則對於未來充滿著信心。

我們組的組長林成今年隻有24歲,他進廠一年,便成為瞭這條流水線的負責人。對比普通工人,我從未見林成穿過拖鞋,他的裝扮在工廠裡難得的正式:休閑襯衫,休閑西褲,加上休閑皮鞋。

在 90後 的眼中,林成的升遷令人羨慕。年輕的他,在廠裡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當我問他會不會一直在這裡做下去時,他笑著搖搖頭,堅毅的目光透出瞭對未來的自信: 人往高處走。

做一雙鞋要經過很多道工序,裁斷、針車、底加工、成型等,而僅在成型階段,就有16道工序。拆開這16道工序,每個工序中的工人都隻是在做重復簡單的動作。我問過石課長,為什麼不用機器造鞋?石課長笑笑, 力凱也曾想過使用機器造出一雙鞋。

對於未來,企業也有自己美好的願景:創造自主品牌、拿設計專利、發明新工藝、提高附加值 但這些想法,不是一個企業單打獨鬥就能實現的。在已形成的產業鏈條中,企業之間命運與共,企業的進步需要配套工藝的進步,需要設備的更新換代。這不隻是一傢企業的目標,而是整個產業鏈的任務。

 

产品展示

因勞動力成本高箱包等制造業或撤離珠三角

在位於中國廣州西南部的鶴山市,一傢奧地利公司設立瞭一座為歐洲品牌制作高端滑雪服的工廠,格哈德 弗拉茨(GerhardFlatz)是這傢工廠的總經理。弗拉茨現在遇到瞭一個問題。他找不到足夠多的熟練女縫紉工,即便他為技術最好的工人開出瞭1500美元的月薪 這大約是鶴山最低工資水平的8倍。

弗拉茨在視察鶴山工廠期間表示: 中國缺少熟練技術工人。

在走過紙樣間時 他最有才華的員工就在裡面工作 這位有些嘮叨的奧地利人解釋說,他會註意不透露他們的名字,以免被人挖墻腳。

弗拉茨笑著說: 搞得像NSA似的。 他指的是美國最秘密的情報部門 美國國傢安全局(NSA)。

就是靠眾多像鶴山這樣的城市,廣東省如今成瞭 世界工廠 。另一座這樣的城市是深圳 華為(Huawei)和騰訊(Tencent)等公司的總部所在地。

1983年,ChristinaZhang來到深圳的時候,那裡還是一個偏僻的小漁村。鄧小平在深圳設立瞭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如今30年過去瞭,深圳已發展為一座繁華的大都市。

在物流公司PCHInternational工作的ChristinaZhang表示: 當時這裡大部分地方都是稻田。我在深南路上學會瞭騎車。當時那條路上沒有一輛汽車,但現在那已是條交通主幹道。

自鄧小平在1979年啟動經濟改革、創立深圳經濟特區以來,深圳從一個與香港毗鄰的3萬人口的小鎮,逐漸發展為如今的大都市,擁有1000萬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為全中國第一。

深圳、廣州、東莞、佛山以及其他區域城市構成瞭珠江三角洲的核心。人口總數達到5600萬人的珠江三角洲對世界經濟至為關鍵,因為從自行車、牛仔褲、性玩具到iPad,各種產品都在這裡生產。

僅東莞一個城市制造的玩具,就占到聖誕節期間全球玩具總出貨量的30%。東莞市委副書記姚康表示,全球各地消費者穿的運動衫和跑鞋,也分別有20%和10%是在東莞生產的。正如東莞當地人所說: 東莞來一場堵車,全世界都會斷貨。

廣東省不久前的一項估算,突顯出該地區經濟增長的非凡成就:2013年廣東省經濟同比增長瞭8.5%,GDP達到6.33萬億元人民幣(合1.05萬億美元) 這一數字介於韓國和印尼的GDP數字之間。

珠江三角洲之所以能夠如此長期地生產廉價商品,是因為數百萬農民工一直願意去工廠裡工作,制造他們幾乎買不起的產品。在深圳,當地政府已宣佈從2月1日起將最低工資提高13%,至1808元人民幣。盡管深圳的最低工資水平是全中國最高的,但一名工人仍需要拿出兩個月的薪水,才能買得起一臺iPadAir。

但這種體系眼下正面臨壓力,從倫敦的購物者、到廣東的中國年輕人,各式人群都受到瞭影響:招工越來越難、薪資迅速上升、原材料和土地價格一天天上漲、人民幣不斷升值,珠三角地區對制造業的吸引力相對於其他地區的優勢不斷縮小。

珠三角地區顯然面臨勞動力成本上漲的挑戰 廣東的工資水平每年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這種局面不太可能發生改變,因為中國在其 十二五 (2011-2015年)規劃中提出瞭全國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13%的目標,這是中國政府努力刺激消費並降低經濟對投資依賴的舉措之一。

香港聯業制衣(TAL)行政總裁李國權(RogerLee)表示,工人工資在過去5年裡增長瞭一倍。聯業制衣在亞洲建有11個工廠,為數十傢全球品牌生產服裝。2008年,該公司在東莞的服裝廠的生產成本是馬來西亞和泰國工廠的一半,如今這種差距已經消失瞭。

晶苑集團(CrystalGroup)表示,內生成本(包括薪資和人民幣的不斷升值)在過去5年裡增長瞭10%-12%。結果是,該公司被迫將保羅衫和內衣等商品的生產轉移到其他地區。晶苑集團是亞洲最大的制衣公司之一,在東莞有1.1萬名工人。

晶苑集團行政總裁羅正亮(DennisWong)表示: 我們的策略是 在越南或柬埔寨等勞動力成本較低的地區進行生產。這就是目前我們仍然能生存的原因。

在晶苑集團等公司紛紛將生產轉移到東南亞之際,其他一些公司則轉移到瞭勞動力成本較低的中國內地。箱包制造商新秀麗(Samsonite)將65%的生產外包給中國公司,而近年來它的許多供應商已經搬到瞭位於長江三角洲的上海周邊省份。

新秀麗首席執行官蒂姆 帕克(TimParker)表示: 過去我們有大約80%或90%的合作夥伴是在華南地區,現在我們主要 從華東地區采購。

盡管勞動力成本節節上漲,但對外國公司及其中國本地制造商來說,要想下決心離開珠三角地區並不容易。要在不引起其它成本增加的情況下,創建與珠三角相當的生態系統 從供應商簇群、到直通深圳和香港港口的公路和鐵路基礎設施 非常困難。

畢馬威(KMPG)消費者市場亞洲區總裁尼克?德佈哈姆(NickDebham)表示,對紡織業(打個比方)等行業的制造商而言,將技術含量較低的生產轉移到孟加拉國和柬埔寨等國相對容易一些,盡管那些國傢的工資水平也在不斷上升。但玩具制造業等行業就不那麼容易轉移瞭,因為這些行業的生存依賴集中化的供應商簇群。玩具業大多位於華南地區。

德佈哈姆表示: 我們需要零零散散地安裝非常多的附屬設備,很難把整套設備固定、打包並運出中國。

即便對隻是考慮遷往中國內陸、而非海外的企業來說,決定搬遷也不容易。聯業制衣的李國權表示,自己的公司在5年前做瞭一項調查,結果發現,遷往內地能將勞動力成本降低15%,但內地的基礎設施水平可能不如廣東。

對不容易遷移的制造商來說,一個解決辦法是提高自動化水平。新秀麗的帕克表示,他的許多中國供應商就是這麼幹的。他說,自動化還有很大的空間,許多中國工廠中使用的設備比新秀麗自己在比利時的工廠(打個比方)要簡陋得多。

帕克表示: 在中國 你會發現完全不同的設備,這是勞動力成本相對較低 導致的。隨著勞動力成本上升,這一切都在改變,因此在我們的供應商中,一些更有進取心的工廠為降低勞動力成本,已開始投資購買一些更 精密的縫紉設備。

東莞等地方政府正努力通過提供補貼,來加快企業的自動化進程。東莞市委副書記姚康將大朗針織鎮作為一個成功的典型。他說,大朗鎮的工廠利用政府資金購買瞭4萬臺電腦針織機,可減少20萬名工人。

盡管制造商為解決勞動力成本日益上升的問題絞盡腦汁,但預計這種趨勢仍將繼續惡化,原因有很多。工資日益增長的部分原因在於,地方政府提高瞭最低工資標準,廣東省在其2011-2015年的經濟計劃中就提出瞭最低工資標準增長40%的目標。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在一個供應日益緊張的勞動力市場中,工廠被迫要支付更高工資來吸引工人。

造成工人短缺現象的原因有許多,但主要原因是人口結構因素。由於多年實行計劃生育政策,2012年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15歲至59歲)多年來首次出現下降,至9.37億人,比前一年減少瞭345萬人。

農民工如今在傢鄉省份有瞭更好的工作機會,這加劇瞭珠三角地區勞動力市場供應緊張的局勢。這些新的機會是中央政府出臺政策的結果,這些政策旨在推動內地發展,以縮減內地與沿海富裕地區的收入差距。 西部大開發 戰略為內地省份創造瞭就業機會,對那些過去把孩子留在傢中、去廣東的工廠裡打工的婦女們來說,這種機會尤其具有吸引力。

制造商不得不提高工資水平的另一個原因是,工人們對工作變得越來越挑剔,因為隨著珠三角地區勞動力市場開始變得對工人有利,他們有瞭更多的選擇。與前幾代農民工相比,年輕的工人們也更不願意從事辛苦的工廠工作。

 

Add your widget here